2018年3月27日 星期二

「心的緩慢~與心相會的紓壓靜心 」2018-台中正念工作坊

為家庭與關係勞心勞力的女性朋友們、忙碌的上班族、經歷人生大功課求生存,您希望學得輕鬆自在的減壓法嗎?

2018/4/28 下午2:00~5:00,由「Hi Mind 」主辦,邀請邱于真心理師帶領分享「心的緩慢~與心相會的紓壓靜心 」工作坊。地點在台中市南區文心南路888號 (Next Yoga 二樓)

世界很快,在多工時代裡,慣性的忙碌與長期一心多用,我們漸漸地與當下的自己疏離,壓力感受日益增強。無法喘息、不穩定感、或腦袋思緒很多、疲累卻難以入眠等等。 這些感受是否已經影響到身心與生活了呢?

-世界越快,心則慢。如何在快步調的時代潮流裡,仍能自我安定,不被壓力吃垮?來一場正念取向的紓壓靜心饗宴,學習愛自己多一點,從內心培養喜悅與幸福。

- 在工作坊中,我們將透過循序漸進帶您進行正念練習,邀請您一同來身心洗滌。超早鳥學費:$980。







- 想上課但這次地點、時間不行,歡迎留email: https://goo.gl/NigdYr

工作坊議程

- 正念的簡單介紹
1). 安定扎根
2). 身心同在
3). 步履之下
4). 情緒觀照
5). 身心呵護
- Q&A


【報名學員注意事項】
1. 報名系統使用有問題請聯繫Email:service@himind.tw 或線上客服 https://www.facebook.com/HiMindAPP/ 私訊
2. 請準時於2018/4/28 下午1:50 完成報到手續。
3. 自備隨身水壺補充水分。為愛護地球,請自備環保杯。
4. 如遇颱風,主辦單位將依照人事行政局停班停課公告,決定講座是否照常舉行。
5. 已付款報名者,若因故臨時無法參加,因相關行政處理費用產生,若於活動前一日以上通知主辦單位者,退費 80%。當天臨時取消則不退費,感恩您的熱心配合。
上課地點
上課地點教室在:地點在台中市南區文心南路888號 (Next Yoga 二樓),公車行駛:73、53、33,高工文心南路口。


邱于真 心理師簡介

【邱于真老師 簡介】政治大學臨床與諮商心理學碩士,具備臨床心理師證照,於2013年完成卡巴金博士指導身心醫學中的正念專業教育和培訓,運用正念療法作為臨床上心身症的輔助。 曾於醫療院所服務,為深入探索大自然的療癒力,於澳洲就讀澳大利亞自然療法學院,取得澳洲國家芳香療法專科文憑與英國IFA認證國際芳療師。相信身心靈無可分割,覺察與自我觀照是身心平衡的基石。持續在整合輔助療法與身心靈領域裡深耕。


報名方式



2018年3月3日 星期六

台南市立醫院身心科主任胡慧芳醫師-正念幫助學習自我接納與自助助人

正念減壓發源地來自於美國,由卡巴金博士在麻州州立大學正念減壓門診開始推動。後續英國牛津大學正念中心馬克威廉斯心理學教授發展出正念認知療法 (MBCT/ 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被證明為預防憂鬱症復發的有效療法。台灣陸續有醫療界專業人士,將正念減壓(MBSR)與正念認知療法(MBCT),帶入服務場域,幫助更多民眾可以受益。今天小編來到了台南,採訪台南市立醫院身心科主任胡慧芳醫師,請她跟大家分享一下正念療法在醫療的應用狀況。

詢問:接觸正念療法的因緣?

胡慧芳醫師:身為身心科醫師,領有腫瘤心理學學會的專家證書,持續關注癌症患者的心理健康狀態,希望將正念課程帶入癌症病友的全人醫療中。在正念課程的學習方面,參與過正念減壓創始者卡巴金博士來台的工作坊,南華大學李燕蕙教授在台灣正念助人學會舉辦的正念助人專業師資培訓結訓,並且也曾經到英國牛津大學正念中心的夏季學校進修。

學習正念課程及師資培訓完訓之後,也希望在員工關懷及健康促進盡一份心力。剛好在數年前醫策會推動職場彈力正念減壓工作坊培訓課程,醫院很多同仁進修回來後就組成一個跨科室的正念推動小組,開始在醫院內推動正念員工關懷。

詢問:目前應用的狀況?

胡慧芳醫師:非常感謝台南市立醫院對正念員工關懷活動持續的支持,院內自105年起開始推動員工正念關懷活動,106年在院內每兩週帶領一次針對醫護人員的共16次正念減壓團體,鼓勵辛苦同仁在忙碌的臨床日常工作中,學習正念減壓技巧,回到自己內在照顧以恢復彈力。此外在身心科門診及內外科病房照會等的臨床工作,也會教導正念減壓練習及正念認知療法給焦慮、憂鬱以及失眠的病友,得到很好的回響。

下班後,也在台南靜思堂推動志工及社區民眾的八周正念課程,讓常常在做關懷照顧的志工及社區民眾,增加自我照顧機會,目前已經帶領三次的團體8周課程。

詢問:為什麼會特別針對癌症患者開立「正念減壓癌症病友團體」課程?

胡慧芳醫師:癌症病友很辛苦,好不容易過五關斬六將治療告一段落,後續定期檢查過程,會經歷一個壓力循環週期:檢查完平安無事後,心裡放下了壓力,但到了又要複診檢查前,焦慮擔心的情緒會一直圍繞,反覆情緒壓力的起伏,也很容易產生焦慮憂鬱失眠的狀況。希望透過這個團體課程,從正念呼吸、身體掃描等的方法,覺察自己的狀態,學習減輕壓力與放鬆技巧,學習與不確定共處,減輕焦慮憂鬱和失眠的痛苦,改善生活品質。

詢問:正念療法裡,那個項目應用在看診的過程特別有幫助?

胡慧芳醫師:帶著慈心與患者交談時,增加彼此的連結與對話,患者感受到有人願意傾聽他們所在意的事,對治療很有幫助。看患者的時候,慈心觀的正念練習,祝福自己,祝福患者身心可以恢復健康,這樣可以形成一種定的力量,專心傾聽患者表達,進而同理患者遇到的苦難,在那個當下,患者通常比較願意敞開心胸與穩定下來,有助於彼此的連結與交流,對療癒康復之路有很大的幫助。

詢問:接觸正念,覺得收穫最大的是什麼?

學習正念,除了對健康有幫助外,更大的意義是學習「允許 」與「接納」。人生總是會面臨各種無常無法逆轉的狀況,學習接納一切的狀態,讓自己身心安住,避免產生外在世界苦,內心又更辛苦的壓力循環。


胡慧芳醫師簡介:
現任為台南市立醫院身心科主任、台灣精神醫學會專科醫師、台灣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會專科醫師、心理腫瘤學專家證書。畢業於中山醫學大學以及高雄醫學大學行為科學碩士。目前將正念減壓與正念認知療法應用於診間看診以及癌症患者的八周團體課程,也積極在社區推廣正念八周課程及半日及一日工作坊。希望讓多點人學習自我照顧的好方法。


2018年2月17日 星期六

正念運動推廣者-仁虛法師:學習正念最重要的是真正好好的生活。

小編:本系列將介紹在華人社會推動正念減壓,以及受益於正念減壓的練習者。

『正念減壓』風潮席捲歐美社會,從醫院發源、科技網路產業、學校教育、職業運動,許多領域正推動著正念的各種應用方法。小編有機會來到了新加坡,採訪在華人社會推動正念減壓的師資:仁虛法師。

正念的練習方法源自於佛教,但方法的練習本身與宗教信仰無直接關係,因此在歐美社會可以讓廣大族群、不限定宗教信仰或者無宗教信仰者,都可以受益於正念這個好方法。

詢問:為什麼會接觸MBSR 正念減壓?

仁虛法師:於斯里蘭卡求學時,剛好學校有教授推薦MBCT書籍,看到很多的練習,帶有引導操作的介紹,一個步驟一個步驟的引導,覺得對現代年輕人非常合適。

2013年夏天參加了台灣推動正念運動的溫宗堃老師在光明山舉辦的正念減壓二日工作坊,觸發了學習因緣,得知2013年底,正念減壓的原創者卡巴金博士到亞洲開設課程,因此連續三年的參加進階師資培訓,成為大陸首批正念減壓合格師資之一。後續也開始參加MBCT正念認知療法工作坊以及完成 Teacher Training Foundation 正念認知療法師資課程的基礎培訓。

詢問:目前開課的狀況?

仁虛法師:從2015年開始,在新加坡八週已經開了四次的課程,累積大約300人次以上。早期因時間因素也有上過6周,針對寺院的義工與老師培訓,希望讓大家在助人的過程中,可以練習覺察自己的身心狀態。早期曾經一次開班達100多人,因比較沒辦法照顧到太多人,主要以練習為主,並邀請大家輪流進行分享。成員多數來自於新加坡當地上班族。

觀察發現多數學員,對正念減壓這樣的方法接受度蠻高,並不會受到因為寺院本身屬於漢傳道場的因素而排斥學習正念減壓的課程。 

詢問:學員來上課的動機?

仁虛法師:有的是第一次聽到好奇、有一些是老學員希望持續的練習。有的則是本身也參加過禪修,來體驗一下正念減壓是什麼。大部份的學員,主要是因為在企業上班,有著龐大的工作壓力,心比較容易浮躁,他們希望可以學到一個簡單易用的方法,讓心靈獲得平靜。

詢問:學員的回饋有哪些?

仁虛法師:

葡萄乾的練習,從來沒有花這麼久的時間來品嚐『一顆葡萄乾』。對照到人生中,似乎我們生命總是在忙碌與趕進度的過程中,為了完成什麼,但在生命中也錯失了許多寶貴的東西,就像拿到葡萄乾一樣,如果沒有經過正念飲食的訓練,我們習慣性的會先抓一大把,然後隨意咬一咬,快速咀嚼吞下去!也許可能也覺得好吃,但總少了那麼細微的體驗過程。

睡眠,有學員反應經過正念的練習後,順眠品質明顯提昇了。同時也因為在日常生活裡,可以看到自己的情緒,與身體的感受,更為明顯,提昇了覺知的能力。

對初學者來說,有些在剛開始練習時,容易睡著(可能平常太疲勞、或者有機會感受到放鬆的技巧)。另外則是許多人沒有足夠的每天練習時間,因此能堅持到底大約是60%的學員。

詢問:整體正念在新加坡或授課地點的狀況?

仁虛法師:
因在寺院採取公益的課程費用,希望讓更多人来體驗。這部份也可能影響到學員本身的積極參與動機。另外在新加坡也大約有5-6位正念減壓老師採用英文直接授課,針對企業界提供服務。

針對已經練出心得,希望更進階提昇練習效果的學員,會鼓勵他們參加密集禪修。新加坡多數的民眾工作相當繁忙,不太有辦法撥出時間,因此如果能參加2天的工作坊也是很好的方式。尤其這對在從事義工的人來說,有相當大的幫助,義工主要是志願服務,剛好透過兩天的工作坊,可以透過正念的練習增長學習智慧的方法,同時也照顧自己的心,相輔相成。

另外,也將靜坐,覺知呼吸,覺知想法,身體伸展的正念練習帶入周末兒童佛學班,家長班,已經持續了四年。中英雙語進行引導,各個年級的學生,家長,義工老師共同參與,效果不錯。

在新加坡的正念發展主要看團體需要,包含:醫院、健康護理方面,新加坡也有很多失智症患者,我本身也曾带领老人族群的正念練習。企業方面,則是蠻重要的社會需求,看起來還有很多領域值得開發,目前得知 NUS (新加坡國立大學)也開始做相關的正念研究。

整體來說,新加坡是開放、多元的社會,因此民眾還蠻容易接受新的方法,推廣也蠻容易。

詢問:正念減壓與修行的目標差異?

仁虛法師:正念減壓對世間的人有助於身心健康、減輕壓力、提昇覺察力,而修行以解脫生死離苦得樂為終極目標。就人生的角度,一步一步來,腳踏實地的執行每個練習,這兩者並不會衝突。用不同的方法,但指向同一個目標:滅苦。

學習正念最重要的是:真正好好的生活。吃飯的時候專心吃飯,走路的時候專心走路。工作不是人生的全部,平衡工作與生活,達到專注與放鬆的狀態。


仁虛法師於2000年在江蘇泰興慶雲禪寺出家。2004年在新加坡光明山普覺禪寺受具足戒。 2001年至2007年在廈門閩南佛學院完成預科和本科學業。2008年赴斯里蘭卡康提佩爾迪尼亞大學巴利與佛學研究中心攻讀文學碩士,目前就讀博士班。

自2013年5月開始在光明山普覺禪寺弘法部擔任精神導師。2014年9月任新加坡佛學院兼職講師。 2013年11月,2015年11月,2016年12月分別在北京參加美國麻省大學醫學院正念中心的正念減壓師資三階培訓,俱全球一致合格的正念減壓師資資格(Qualified MBSR Teacher) 。另外也參加了英國牛津正念中心馬克威廉帶領的正念認知療法工作坊(北京,2015年4月)及正念認知療法種子教師六日專訓(台北,2016年4月);及正念認知療法師資培訓-基礎課程擔任助教(上海,2017年4月)。2016年12月在上海參加六日加州健康研究院首屆”智慧之心”正念導師師資培訓營。 2017年3月完成靜觀自我關懷(MSC)網絡八週課程。2017年10月參加康菲爾德特魯迪指導的智慧之心七日正念靜修營。另外也多次參加不同傳承的佛教禪修營。曾擔任加州健康研究院覺知的力量第三期(2016)答疑輔導老師及2017年第八期網絡正念減壓課程助教。目前在新加坡帶領正念靜觀生活八週課程,正念減壓工作坊,佛教禪修課程,也曾在國內杭州,長沙,東莞,深圳,無錫,泰興等地帶領工作坊及一日二日靜修營。





2017年12月20日 星期三

2018-「心的緩慢~與心相會的紓壓靜心 」實體工作坊

為家庭與關係勞心勞力的女性朋友們、忙碌的上班族、經歷人生大功課求生存,您希望學得輕鬆自在的減壓法嗎?

2018/4/28 下午2:00~5:00,由「Hi Mind 」主辦,邀請邱于真心理師帶領分享「心的緩慢~與心相會的紓壓靜心 」工作坊。地點在台中市南區文心南路888號 (Next Yoga 二樓)


世界很快,在多工時代裡,慣性的忙碌與長期一心多用,我們漸漸地與當下的自己疏離,壓力感受日益增強。無法喘息、不穩定感、或腦袋思緒很多、疲累卻難以入眠等等。 這些感受是否已經影響到身心與生活了呢?

-世界越快,心則慢。如何在快步調的時代潮流裡,仍能自我安定,不被壓力吃垮?來一場正念取向的紓壓靜心饗宴,學習愛自己多一點,從內心培養喜悅與幸福。

- 在工作坊中,我們將透過循序漸進帶您進行正念練習,邀請您一同來身心洗滌。


 立即報名連結:https://p.ecpay.com.tw/UQsgC

- 想上課但這次地點、時間不行,歡迎留email: https://goo.gl/NigdYr

工作坊議程

- 正念的簡單介紹
1). 安定扎根
2). 身心同在
3). 步履之下
4). 情緒觀照
5). 身心呵護
- Q&A

 立即報名連結:https://p.ecpay.com.tw/UQsgC

【報名學員注意事項】
1. 報名系統使用有問題請聯繫Email:service@himind.tw 或線上客服 https://www.facebook.com/HiMindAPP/ 私訊
2. 請準時於2018/4/28 下午1:50 完成報到手續。
3. 自備隨身水壺補充水分。為愛護地球,請自備環保杯。
4. 如遇颱風,主辦單位將依照人事行政局停班停課公告,決定講座是否照常舉行。
5. 已付款報名者,若因故臨時無法參加,因相關行政處理費用產生,若於活動前一日以上通知主辦單位者,退費 80%。當天臨時取消則不退費,感恩您的熱心配合。
上課地點
上課地點教室在:地點在台中市南區文心南路888號 (Next Yoga 二樓),公車行駛:73、53、33,高工文心南路口。


黃怡萱老師簡介

2010年在加州聖荷西的O’Connor 醫院完成「正念減壓」專業師資訓練。2012年在北京完成由卡巴金博士指導的「身心醫學中的正念專業教育培訓」。2011年起,除了帶領八週正念減壓課程,經常應邀至各大學或醫療單位帶領一日工作坊或演講。授課單位包含:台灣電力公司、台北護理大學樂齡課程、罕見疾病基金會、華梵、中山、中正大學、台北聯合醫院、榮總、耕莘醫院及衛福部所屬社工單位的員工訓練等。20多年前,曾罹患癌症,接受完整治療後,開始尋求自我身心療癒。積極投入靜心療癒及身心能量療法的研究,希望自己所學並已受益的方法,能利益更多人。

2017年12月1日 星期五

8個愛自己的好方法

常聽人說,要能夠愛自己,才有辦法愛別人。要能照顧好自己,才能照顧陪伴好心愛的人。

【週末,8個愛自己的好方法】

1. 到公園、森林散步,吸收大自然的芬多精。

2. 沒有任何目的,不做什麼特別任務,就只是享受當下。

3. 到美術館、博物館,看看展覽。

4. 到咖啡茶館,好好品嚐味覺的體驗。

5. 伸展的運動 5分鐘,給自己最棒的健康禮物。

6. 到海邊,看看海浪、夕陽,體驗大地的無限寬廣。

7. 慢步走路10分鐘,10公尺來回走,體驗腳抬起、移動的每個當下感覺。

8. 睡覺前,靜心冥想 10分鐘。感謝自己願意愛自己,也祝福所有人喜悅。

【延伸學習】:台北- 2017/12/23 下午正念減壓-黃怡萱老師跟您分享「容許與愛自己」的療癒自己好方法  。報名: https://goo.gl/6yB7fy  

【希望上課在其他時間上課/別縣市上課】請填表:https://goo.gl/uBLeRS  

【工作坊議程】

- 正念初體驗
- 關係的流動-讓互動更流暢
- 愛自己的正念療癒練習1
- 容易緊張、焦慮,如何運用正念方法
- 愛自己的正念療癒練習2
- 學員分享,與 Q&A

在正念減壓的實踐裡,如果我們遇到了一些重大的狀況,有四個步驟可以來使用,簡稱為R.A.I.N 。中文意思分別是:辨識、容許、探索、不當成自我

- R (recognize /辨識):辨識發生了什麼事?以及自己有升起什麼樣的情緒、念頭、或感受?
- A (Allow / 容許):容許自己就在那個當下,無論疼痛、難過、焦慮、舒服與否等。
- I (Investigate / 探索):探索一下自己的內在,包含身體、情緒和念頭
- N (Non-identify /不當成自我): 不會把這個情緒、這個感受、或者這個念頭,當成等於我自己。

【黃怡萱老師簡介】
黃怡萱老師簡介:加州聖荷西的O’Connor 醫院完成「正念減壓」專業師資訓練。北京完成由卡巴金博士指導的「身心醫學中的正念專業教育培訓」。除了帶領八週正念減壓課程,經常應邀至各大學或醫療單位帶領一日工作坊或演講。授課單位包含:台灣電力公司、台北護理大學樂齡課程、罕見疾病基金會、華梵、中山、中正大學、台北聯合醫院、榮總、耕莘醫院及衛福部所屬社工單位的員工訓練等。

20多年前,曾罹患癌症,接受完整治療後,開始尋求自我身心療癒。積極投入靜心療癒及身心能量療法的研究,希望自己所學並已受益的方法,能利益更多人。

感謝biancamentil @ pixabay 提供這個棒的圖 ,心之樹



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

祈禱的力量


有時候我們祈禱別人健康快樂,但有時候我們只祈禱別人改變。台北有位女士因先生好賭而非常痛苦。她是位佛教徒,每天到寺廟祈禱,願先生能戒賭。她和先生的關係讓她每天備受痛苦折磨。她覺得自己每天日夜辛勞照顧家庭,而他却不顧妻小揮金如土。她不求財富、成功、或健康。她只求有人能幫她讓先生戒賭。

但若這女士只是繼續上廟求先生戒賭,這個祈求會靈驗嗎?佛教教導我們祈求之外,同時也要修行。在祈禱時也要有正見、專注、洞見、慈愛、及悲憫。光是憤怒、責怪、忌妒、及怨恨是不行的。我們需要正念、專注、了解、及愛的能量來讓線路通電。否則我們的祈禱怎能傳到聆聽者的耳朵呢?如果那位女士了解她和先生彼此密切相關,雙方的行為互相關連,那麼她或許可以看出困擾她的問題癥結何在。

我們如何祈禱呢?我們是用口、用心來祈禱,但那還不夠。我們還要用身體、語言、心意、以及日常生活來祈禱。藉由正念,我們的身口意能夠合一;身口意合一時,我們便能產生足以突破困境的信心和愛的能量。

有效祈禱的兩個重點

有效祈禱的重點很多,但有兩點似乎最重要。首先,要在自己和受禱者之間建立關係。這就像打電話需要電話線一樣。之前我問過「我們向誰祈禱?」而且我回答,祈禱者和受禱者是兩個無法彼此區隔的存在。這是佛教的基礎,而我很確定在每個宗教裡都有一些了解此點的資深修行人。他們能夠明白:神在我們心裡,神就是我們,我們就是神。觀想的偈頌全文如下:
   禮敬者以及被禮敬者,在本質上都是「空」
   所以彼此之間的溝通,是難以言喩的完美

有效祈禱的第一重點是我們和受禱者之間的溝通。而因為我們和受禱者相互關連,因此彼此之間的溝通也超越時空限制。當我們這樣禪修溝通時,連線建立並且溝通立刻實現。那時,線路是暢通的。

我們知道,電視台發送訊號到衛星,訊號再傳送到電視機需要點時間,讓電波在空中傳送。但祈禱的溝通傳達完全不受時空限制。我們不需要衛星,不需要等一兩天才有結果,結果是即時的。當你沖泡即溶咖啡(instant coffee)時,雖然號稱即溶,但你還是得燒開水,花時間沖泡,然後你才有咖啡喝。但祈禱則完全不需要任何時間等候,連「即刻」(instant)也不用。

祈禱的第二個重點是需要能量。我們已接好電話線,現在需要通電。祈禱的電流就是慈愛、正念、以及正定。正念是身心都活在當下,我們的身和心都專注於一點:現在。如果缺乏這點,無論信仰的是什麼,我們都沒法祈禱。如果你不在當下,那誰在祈禱呢?

要祈禱有效,我們的身心必須安住於當下。當你具有正念時,你就有專注,這是趨向般若智慧(prajna)的條件。Prajna是梵文的洞見及超越的智慧。缺乏這一點,我們的祈禱只不過是迷信而已。





完整書籍精彩內容: 


書摘本文已獲得橡樹林授權摘錄
書籍:祈禱的力量
作者:一行禪師 /施郁芬譯
出版社:橡樹林出版 




不加批判


本文摘自: 當下,繁花盛開 / 作者:喬.卡巴金博士 Jon Kabat-Zinn, Ph.D/心靈工坊出版

在禪修中,不消多久便會發現我們的心總是不停地在評價自己的禪修體驗,或拿來與其他經驗比較,或與設定的期望和標準相比較。這些標準往往出於害怕:怕自己不夠好,怕壞事降臨,怕好事不長久,怕被傷害,怕找不到出路,怕只有自己知道,或怕自己是唯一什麼都不知道的人。我們傾向透過有色眼鏡來看事情:看事情對我有利或不利,是否符合我的信仰或哲學。若事情有利,就喜歡;若事情不利,就厭惡;若以上皆非,我就沒感覺,或根本沒注意到。

當你安在寂靜中,批判的心就如警告船隻的霧號,不時送出訊息:「我不喜歡膝蓋疼」、「這真無聊」、「我喜歡寂靜的感覺」、「昨天禪坐得很不錯,今天卻很糟」、「這對我沒用」、「我不擅於此」、「我不夠好」....這類思考支配著心念,並沈重地壓著心頭,好像頭上頂著裝滿石頭的皮箱,一旦放下來真的會很輕鬆。想像一下,若我們暫停批判,讓每一刻都如實存在,不去評價它是「好」是「壞」,當是何等的寂靜,何等的自在!

禪修意指對浮上心頭的心念,培養不加評判的態度,來了就照單全收。如果缺乏這種態度,便不叫禪修。這並非說就不可以再繼續批判了,當然還會,因為比較、批判、評價深深存在於我們天性,只是當批判升起,我們並不把它攔截下來或視若無睹,就像我們不會這樣對待心裡其他的念頭一樣。

既然知道批判不可避免,而且必然侷限了對禪修經驗的體認,因此我們在禪修中採取的方針,僅僅是目擊身心出現的狀況,去認識它,不咒罵,也不追求。在禪修中,我們感興趣的是直接接觸經驗本身-無論是入息、出息、覺受、聲音、衝動、念頭、觀念、或批判。我們須小心,別陷入對批判的批判,也不要給批判貼上好或壞的標籤。

我們的思考過程既受經驗影響,所產生的想法自然不完全精確,常常是以管窺天的個人之見,因為我們受限於知識或過去經驗而產生的反應與偏見。若未能認清這一點,思考便會受阻,以致看不清當下的一切,還自以為我們充分知悉自己的所見、所感,而且縱有毫髮之差,什麼事也都能下個評斷。若是能熟悉自己這些老招式,觀察它,便能不帶評價地容納和接受。

不加評判,不會使你不知如何在社會中行事負責,也不是指恣意而行都沒關係了。如果我們了解:沉浸在不自覺的愛與憎,將自己障蔽在世界之外,障蔽在生命的根本清淨之外。那麼不加評判便是:能在生命中更清明地行動,在一切活動中更為平衡、更有效率、更具道德。好惡分明的內心狀態,會在內心長期居留,不自覺地餵養我們的習性。若在想要並追求喜歡的事物時,能認識到其中藏著貪婪和愛欲的微細種子;或是在我們排斥或千方百計避免不喜歡的事物時,能認識到其中敵意和仇恨的種子,我們便能使狂心暫歇,並覺知這種或喜好或厭惡的拉鋸力量其實一直不停在內心作用。若說它門是慢性病毒,感染了我們,使我們不能如實看待事情,也無法啟動潛力,倒是一點也不誇張。

延伸練習:聆聽MBSR蔡淑英老師講解不批判的每日練習APP



本文摘自: 當下,繁花盛開 / 作者:喬.卡巴金博士 Jon Kabat-Zinn, Ph.D/心靈工坊出版

書摘本文已獲得心靈工坊授權摘錄

  

2017年11月2日 星期四

正念的飲食-吃得好,吃得少



感謝橡樹林授權摘錄。本文摘自:你可以不生氣/作者:一行禪師/橡樹林出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214367

吃得好,吃得少

  有些人會藉吃東西來忘記悲傷與憂鬱,過量的飲食會引起消化系統的負擔,進而產生憤怒。如果你不知如何處理這種負面的能量,它就會轉化成憤怒、性與暴力的能量。


  當食物「品質很好」時,就可以少吃一點,身體其實只需要平時所吃的一半份量。為了提高吃的品質,吞進食物之前,應該在嘴中咀嚼五十次。當我們慢慢地吃,將口中的食物變成液態時,就可以使腸道吸收更多養分。所以,如果我們好好地吃、細細地咀嚼,就可以比暴飲暴食又未好好消化時,吸收到更多養分。


  「吃」是種很深奧的修行。當進食時,細細地品嚐每口食物,充分地覺察它,覺察自己正在吃東西。我們可以練習念念分明地進食,清楚地覺知自己正在咀嚼,小心地、慢慢地咀嚼,內心充滿喜悅。有時可以停止咀嚼,而與身邊的朋友、家人、僧團所有的同修接觸,感謝我們能坐在這裡慢慢地咀嚼食物,什麼都不必擔心,這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當我們如此念念分明地進食,便不會把憤怒、焦慮或未來的計畫吃進去,相反地,品嚐的是別人精心準備的食物,是多麼令人愉悅啊!


  當嘴中的食物咀嚼到幾乎成為液體時,你會更清楚地感受到味道,它也變得非常可口。今天你就可以試試看如此慢慢地咀嚼食物,當開始練習時,要清楚覺察嘴巴的每個動作。你會發現今天的食物變得非常美味,即使它可能只是片完全未塗奶油或果醬的麵包,但它真的很好吃!接下來,你可能會喝一些牛奶,我從來不喝牛奶,而將它倒入嘴中咀嚼,持續念念分明地咀嚼,你可能不知道光咀嚼牛奶與麵包就非常可口。


  當嘴中的食物成為液體時,會與唾液混合,這表示它已經被消化一半了。等它到了腸胃,就變得非常容易消化,牛奶與麵包中大部分的養分就可被身體吸收,你會在咀嚼的過程中獲得許多快樂與自由。當你開始如此進食時,很自然地就會吃少一點。

  當做飯時,小心你的眼睛,不要相信它們,因為它們會讓你吃太多,其實你無須吃那麼多,如果你知道如何念念分明並充滿喜樂地吃,就會發現只需要吃眼睛告訴你的一半份量。試試看,吃些非常簡單的食物,如小胡瓜、紅蘿蔔、麵包與牛奶等,這可能成為你這輩子最好吃的一餐,這真的是很棒的體驗!

  我們在法國的禪修中心梅村(Plum Village),已經試過以這種念念分明、細嚼慢嚥的方式來進食。請試試看,它能讓你的身體、心靈與意識都感到比以前好多了。

  我們眼睛的胃口總是比胃還大,所以必須以正念的能量訓練它們,才能知道身體真正需要的食量。在中文裡,出家眾的「缽」意指「用來適度秤量的工具」,它幫助我們不被眼睛欺騙,當缽盛滿食物時,就知道已經足夠,只要吃這麼多。如果你能這樣吃東西,就可以少買一點,也就能負擔得起有機食品。我們可以從自身做起,或與家人一起做,它也能提供想要種植有機食品的農夫們很多幫助,這豈不是一舉數得。


正念第五學處

  每個人都需要一種以愛與奉獻為基礎的、有智慧的飲食方式,正念五學處就是幫助世界與每個人脫離苦痛的方法(全文請見附錄二)。正念第五學處,就是要深入地觀照我們消費的方式。

  修持正念主要在練習如何念念分明地消費與飲食,讓個人與社會重獲內心的自由。我們已經了解由不正確的消費方式所帶來的痛苦,而決定如此發願:

  「……為了念念分明地飲食與消費,讓我、家人與大眾的身心獲得健康,我在此發願,只吃那些能讓我的身體、意識與家人、大眾的身心,保有祥和、善意與快樂的食物。我絕不消費任何酒類或有毒的物質,也不碰觸藏有毒素的食物與資訊,例如電視節目、雜誌、書籍、電影與談話等。……」

  如果你想好好地照顧憤怒、挫折與絕望,就要考慮依循正念來生活。如果念念分明地喝酒,就能發現它會製造痛苦,攝取酒精不但會帶來身心的疾病,且會將你帶向死亡。酒的製造過程也為世界帶來許多痛苦,因為穀類的使用與世界的糧食不足息息相關。保持正念的飲食,很自然地能帶給我們自由開放的洞察力。 

延伸練習:五感覺知飲食練習APP


原文:你可以不生氣/作者:一行禪師/橡樹林出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214367




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

解憂心理師- 好的關係建立了,良好的互動與轉變,才有可能發生

馬戲團裡的馴獸師
讓孩子們清楚地知道,你不喜歡的是他的行為,而非他這個人。

清晨上班的尖峰,開車穿越要擠進科學園區工作的壅塞車潮後,眼前景色開始顯現出漸次的明亮與空曠感。總算暫時把城市的喧囂拋諸身後,雖然仍身處上班的路途上,卻有種心情鬆懈的假象。

老覺得自己頭殼裡掌管方向性的腦區有所缺損,恰巧又遇到衛星導航再度失靈,於是我戰戰兢兢地開著我的小紅駛入一條窄小的巷弄內,在匍匐蜿蜒前進大約五十米之後,是的,我又猜錯了,仍是一條死胡同!

在這條不容車身迴轉的小徑盡頭我打了倒退檔,到了一個暗黑的斜彎旁,心中不祥的預感還是應驗了,「拐」一聲,在這條「磨肚巷」裡,小紅右側的鮪魚肚又多了一條慘白的痕跡。
氣急敗壞地咒罵一聲後,還得趕緊平復心情,設法拖著傷痕累累的小紅,在倉皇之中找到藏身於另一條巷道盡頭之後豁然開朗的國民小學。

資源班老師見了我,熱情地向我打了招呼。還好老師很寬容並未質疑我為何遲了十幾分鐘到校,我則回報以社交性的笑容,以掩飾方才驚嚇的情緒。她安排了四位注意力缺乏過動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簡寫為ADHD)的學生,請我進行團體輔導,很客氣且慎重地點了點頭說:「心理師,麻煩你了!」

望著老師鄭重道謝後迅速轉身離去的身影,不知怎的,我心裡隱約升起一股不安的預感。
坐在我身旁的,是個體型圓滾滾的五年級男生,單眼皮下的小眼睛,笑起來幾乎要埋沒在胖乎乎的面皮裡。他上課時眼神總彷彿聚焦在遠處某個點上,像是在看著你,又不像真有看到你,半張著嘴,露出兩顆顯眼的大門牙,就像是一隻大白兔一樣。大白兔是個患注意力缺乏症而沒有明顯過動與衝動問題的孩子。

年紀最小的是三年級的小鼬子,他的個兒也特別小,坐在桌子後方只看得到他掛在桌面上面黃肌瘦的臉。他的話很多,尤其喜歡插話,他的聲音細碎,還常邊說邊齧咬著放進嘴裡的手指甲,說起話來吱吱喳喳,需要格外用力才可聽得清楚他在說什麼。或許因為單親的家人乏力照料,小鼬子身上常隱約散發著異味。

坐在我對面的是膚色黝黑、身形微胖、說話顯得溫吞的小五男生,他總是一副急著想說話表現的模樣,不過反應就是慢別人半拍,常插不進話來,臉黑脖子粗的樣子著實有點冏,姑且叫他冏海獺吧。冏海獺的脾氣並不好,當他的要求或期待沒獲得立即的回應時,很容易便勃然怒氣沖沖,跟別人發生口角。

最後登場的是瘦皮猴,他是個生理外觀尚未進入青春期的六年級男生,稚氣的童聲,細瘦單薄的身軀,粉嫩的右臉龐下方,隱微地鑲了一枚可愛的小酒窩。他就像是一隻既聰明且充滿強勁電力的小獼猴,不停比手劃腳地嚷嚷著這世界上一定有外星人,說他們在金字塔還有萬里長城上面都有設計太陽能的裝備云云,還不時模仿外星人發送電波的怪異聲響:「ㄉㄧˇ……ㄉㄧˇ……。」

初次見面,我試著跟男孩兒們建立好關係:「我是李嘉修心理師,你們可以叫我李老師,或者是阿修老師喔!」我也邀請他們介紹自己。他們邊嬉鬧著邊笑得合不攏嘴地說了自己的名字、班級及家住在哪裡,且此起彼落地爭相說著他養的鸚鵡如何如何、他們昨天吃了好大隻的櫻花蝦、誰的媽媽養的小雞會吃米、烏龜是不是也可以吃米……。

四隻小動物們如同在進行自由聯想般,你一言我一語,喋喋不休,印象中,這幅輕鬆樂趣的景象只維持不到十分鐘的光景吧,後來情況如何失控,霎時間我自己也沒搞清楚。
瘦皮猴率先開始脫離座位,興奮地在一旁手舞足蹈,還頻頻發出「咯咯咯」的笑聲。他刻意挺出他纖細的腰身,合併雙手的虎口圈住自己褲襠的部位,隱約地凸出了他的小雞雞,還交替跳動著他的雙腿,大喊著「江南Style」跳起騎馬舞來。

冏海獺深受身旁電動瘦皮猴所蠱惑,從位置上笑落到地板上,「哈哈哈,你……你才是……外星人啦!」

說時遲那時快,冏海獺的反應突變為神速,對準了瘦皮猴的下體一伸手便戳了過去:「你的小雞雞才要吃米啦!」瘦皮猴尖叫「哇」了一聲,與冏海獺開始展開了追逐戰,叫著、笑著、呼鬧著,在教室裡滿場跑,大白兔跟小鼬子也一邊拍著桌子鼓噪著,歡叫著看著這齣好戲。

「請回到座位上坐好!我數到三…」無論我如何聲嘶力竭喊叫,整間教室依然是鬧哄哄。正當我走過去打算分開這兩隻狂野地糾纏在一起的動物時,只聽到瘦皮猴叫囂一聲後,冏海獺已經摀著自己的嘴,露出痛苦的表情,顯然已中了瘦皮猴的一記無影腳。

我搶步過去伸手擋在瘦皮猴與冏海獺之間,要求他們向彼此道歉。瘦皮猴大吼著:「要你管喔!我連我媽媽都敢打了,打他算什麼!」冏海獺一手摀著嘴,還不忘支支吾吾罵了幾聲粗話,不甘示弱地一手作勢便要揮拳過去。

恍惚之間,我有種錯置的感覺,彷彿身處馬戲團之中,我以為自己是馴獸師,但卻頓時喪失了馴服動物的技術本領,儼然變成一個突然發覺台上表演特技的動物們已經抓狂失控,正跳下了舞台,而飽受驚嚇打算落荒而逃的觀眾。

那一天我挫敗極了,第一次的相見不歡,讓我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繼續輔導或馴服這幾隻容易失控抓狂的動物們。我開始懷疑自己乾領了鐘點費,卻壓根沒盡到該有的職責,還讓一位小朋友受了傷,也許該接受輔導的是驚魂未定的我吧?

回程再度駛回喧囂的路上,我思忖著,也困惑著,那麼究竟我的工作職責是什麼呢?

心理師這個行業最大的優勢便是充滿了彈性與可能性。我想,也許我抱持了不甚合理的期待,以為四個注意力缺乏過動症的孩子,能夠相安無事地好好坐定位上課聽講,倘若如此,學校老師何必轉介他們來接受輔導呢?更何況,我根本還未與這幾個孩子們建立好關係呢。思索了幾天,我靈機一動,決定投其所好。好吧!咱們來玩耍吧!

我準備了幾款桌上遊戲,告訴大家在遵守規則的情況下,我們才能夠繼續進行遊戲。想當然耳,所有人都躍躍欲試,迫不及待要我趕緊講完遊戲的規則,只想要快點開始遊戲。
我對瘦皮猴說:「你只要再離開座位,或者不遵守這個遊戲的規則,我就會停止這個遊戲喔!」只看見瘦皮猴點頭如搗蒜,眼巴巴地盯著色彩繽紛的遊戲。

接著,我跟大白兔說:「沒輪到你前請耐心等待,專心地看別人玩,記住別人翻開的卡片是什麼圖案。」

我也試著跟冏海獺約法三章:「你只要再嫌小鼬子臭或是罵髒話,我會要求你暫停遊戲一回合。」冏海獺倒也不情願地點了點頭,顯然也是等不及想要玩遊戲。
最後我也跟小鼬子說:「如果你再將手指頭放進嘴巴裡,你也得暫停遊戲一回合。」
待男孩們皆異口同聲地同意規則以後,我們開始玩遊戲。
一如預期,遊戲的過程中,狀況百出,整間教室依然是鬧哄哄的。聰明如瘦皮猴,是玩遊戲的常勝家,不時自豪地歡呼,不過他一玩瘋之後,又忘了屁股不可離開他的椅子。冏海獺則時而衝動地玩了別人的回合,或搞不清楚遊戲規則,而被其他人催促數落,還忍不住又爆出一字粗話而被暫停一次遊戲。
小鼬子仍然會把手放進嘴裡,不過他也開心地被禁玩了幾輪遊戲。大白兔雖然常常忘了輪到他玩了,而且每回合都得讓他人提醒遊戲的規則為何,他倒是無所謂地露著兩顆大門牙,笑得可愛極了。

聽到下課鐘響,可愛動物區的動物們央求玩到下一節上課鐘響,我擔心他們高漲的情緒會影響下一節上課的心情,通融他們只能再繼續玩五分鐘。令我喜出望外的,這節團體課,我們竟然相安無事地歡度過了。於是,我也開始欣賞每隻獨特小動物開心玩著桌上遊戲時的投入神情,心中不無滿意地想著,至少孩子們開始學著輪流等待與遵守規範了。

當我收拾著我的謀財工具準備打道回府時,瘦皮猴又溜了回來,開懷地問我:「那你什麼時候會再來啊?」

我笑著回答他:「下下禮拜同一時間我會再來噢!」瘦皮猴又是一陣嬉笑:「哈哈,以後就叫你阿修羅,真是好笑耶,掰掰!」

頓時,心裡一陣觸動,因為我知道自己已經開始跟瘦皮猴建立起正向的關係了。我笑著望著瘦皮猴的背影,彷彿真看到一隻小獼猴仔,靈活地攀附著樹藤,涮、涮、涮,一溜煙便消失在水泥叢林裡無影無蹤了。

與孩子建立關係,尤其是具特殊需求的孩子,如ADHD,總是格外困難。ADHD的孩子們往往因為大腦中的神經功能異於常人,使得他們就像是一群人來瘋的跳跳虎,總是活在那難以記取經驗且衝動的當下,讓周遭搞得人仰馬翻。跟具特殊需求的孩子互動,要能夠理解其情緒行為的本質,想方設法去協助他們,而非枉效地不斷加以斥責。孩子無辜,大人也受罪。
切記,讓孩子們清楚地知道,你不喜歡的是他的行為,而非他這個人。無論如何,你要能夠讓孩子深切感受到你是在乎他且愛他的。好的關係建立了,良好的互動與轉變,才有可能發生。

摘錄自:解憂心理師:帶你穿越低谷、正念減壓,找回快樂與自在的人生處方籤 ,作者為李嘉修臨床心理師。

延伸練習:放輕鬆、每日回到當下,愛自己五分鐘APP


解憂心理師-孤獨沒有什麼不好,使孤獨變得不好,是因為你害怕孤獨。

以下摘要自2017年新書:解憂心理師:帶你穿越低谷、正念減壓,找回快樂與自在的人生處方籤 ,作者為李嘉修臨床心理師。

筱君是位身型豐腴小巧的女生,穿著素淨,初次會談的時候,表情顯得淡漠,情緒並無表露太多的痕跡。她從事做二休二的工作,在科技公司裡擔任作業員。

筱君以平板的語調訴說著她近來很害怕獨自醒來在一個人的床上。然而實際上,多數的時候,她明明是一個人躺在床上入眠的啊!想必夢中伊人的身影,在她恢復意識之前,早便逃之夭夭了吧?說到這裡,筱君垂垮下臉來,顯現出疲態的神情說道:「或許累的時候,想不了那麼多,倒頭就睡了。但是醒來的時候,眼睛卻常常是溼溼的……。」
筱君因為工作型態,休假時間與人相異,和親朋好友聚會的時間顯得特別受限,常與別人放假的時間兜不攏,加上自己較為內向含蓄的個性——筱君急忙強調著,她只是很不願意打攪別人噢!久而久之,同朋友的關係即慢慢生疏了起來。況且休假的時候,她總是感到疲憊不堪,越來越想要持續躲在睡夢裡頭,一直睡到不得不清醒的時候,而那往往也是日上三竿以後的事情。
工作時,筱君形容她的態度總是認真且謹慎,深怕一個閃神,毀損了精密的儀器。與同事的相處上,多半是點頭之交,筱君自我挖苦般說道:「戴著口罩與手套,全身上下穿著無塵衣,碰到面也只能點點頭吧!」說罷,她的眼神透露出些許的惆悵。如此的工作型態,從二十來歲做到三十來歲,起初雖說頗能符合於她講究穩定的性格,然而韶光荏苒,生活卻也不知不覺地落入一種日復一日無以名狀的死寂之中。
筱君便好比一個刻苦耐勞的好學生,默默地坐於樹下看書,卻倏然發覺天色已然暗黑了一大半,而驚呼似地說著:「不知怎麼搞的,生活變得除了上班工作以外,就是躺在床上吃東西、看電視及睡覺了。」她愕然回想到,來到心理會談之前的一週裡,與人互動所說的話可能不超過十句吧?筱君訝異著,她都快要認不得自己了。
最近,連她一直以來所最鍾愛的睡覺,也都要變得不得好眠了。筱君說入睡對她而言多半不會有所阻礙,然而近月餘,竟常在天未光之前,便要醒覺過來,甚至在夜半三更裡給夢魘擾醒。筱君欷吁嘆出的那口氣息,彷彿要飄散於虛空當中:「我都已經忘了自己有多久沒有笑了,而且我也無法想像我會有失眠的問題……。」
筱君說現在只要半夜在床上醒來便會發慌,那種只聽得到風扇轉動嘎嘎作響的暗黑之中,讓她感覺到彷彿全世界所有人都背棄她而去,只留下她一人似的。有一回深夜裡,她甚至連衣服都來不及換,不得不踉蹌地連跑帶爬衝下樓到馬路上,見到有行車駛過,她才終於鬆了一口氣似地坐倒在巷弄旁的草地上。驚魂甫定之餘,驚跳的胸口也才逐漸平緩了下來,這時筱君才拖著方才撞瘀的雙腿,全身浸溼了汗水與淚水,狼狽不堪地爬回住處。
「三更半夜又醒在一個人的床上,讓妳感到好害怕……,妳很想確知還有其他人的存在,即使是陌生人都好?」我嘗試以同理心去感受筱君內在的孤苦發慌。
筱君終於忍不住潰堤失聲,她悲傷地哭喊著:「原來我這麼地孤單,這麼樣不快樂啊!」她回想起童年時期,半夜清醒之際,發狂似地找不到媽媽,那種恐懼的原型便已深深烙印在她尚未長成足夠力量的心底。「我以為媽媽不要我了!」她說當時爸媽經常吵架,且之後媽媽往往要離家出走至親友住處投宿兩、三天後才返家,雖然長大之後,知道爸媽都有各自不得已的壓力與苦衷,然而,當時她就只是個無助且無辜的孩子呀!
美學大師蔣勳說道:「孤獨沒有什麼不好,使孤獨變得不好,是因為你害怕孤獨。」筱君也意識到,她內心所恐懼的,其實是揉雜了孩提時期的無助感,與擔心往後要孤老終生的想像,可是她說她就是無法克制自己不要害怕哪!甚至,她越是擔心受怕,便越是容易在夜闌人靜之際,愴惶地驚醒過來。
我試著與筱君說:「想像一下,如果再次於半夜裡醒來,當下又感受到很心慌、害怕,嘗試讓自己停留在那感覺之中,看看會怎樣?那感覺是否想要與妳說些什麼呢?」
我同個案的心裡工作過程中,有時候會與個案提到Meta的概念。Meta的英文字義,指的是變換、介於、超越、在……之後的意思,如果在腫瘤科聽到Meta,便要格外地注意,意思可能指的是癌細胞從原發部位「轉移」(metastasis)到身體他處。Meta也泛指在一個概念之上,加上多一層抽象的解釋,用以完善之前的概念。而我所欲指稱的Meta,則是meta-cognition的簡稱,意指「後設認知」。
所謂後設認知,簡單來說,是指對於自己認知的認知,或是關於想法的想法,也就是說,對於自己的動心起念,能夠有所覺知,可以將自己抽離於自己的想法之外,看看自己究竟在想些什麼,推敲這些意念來自何方,或有何意涵?更簡明地說,我同個案所提到的Meta,往往指的是自知之明。
某個靜謐的凌晨,筱君仍再度甦醒在獨自一個人的斗室裡,意識警醒之際,也隨之感受到胸口上一陣鬱悶感。漆黑之中她瞪大了雙眼,彷彿想要蒐尋任何可能的亮光,然而一切只是徒然的空洞。她翻轉扭動了身軀,試圖驅散任何沒來由的不祥之感。睡睡醒醒之間,意識也逐漸矇矓,直到隱約的夢境,身體陡然自高空之處墜下,大腿一個晃顫,意識便不得不全然地驚醒。
清晨五點,筱君知道別讓自己賴在越益清醒的床鋪上,索性坐起身子來,正當她那可怖且慣有的發慌感,又要再度襲來之際,她腦海中轉瞬間浮現了Meta這個字眼。她開啟了大燈,照亮再熟悉不過的小室,也扭啟了電視與音響,她清楚地知道,她想要轉移掉那種孤單一人處在天未光的時空裡的真切感。然而,究竟是恐懼著什麼呢?
筱君露出堅毅的表情對我說:「那時,我想到要試著讓自己度過一個Meta的早晨。」儘管她的心情依舊掙扎與難受,不過當下她想像著心理師會同她說什麼呢?她沒再給自己逃脫的機會,自處在那當下的感覺,便猶如佇立在四十度高溫的炙陽之下,滿身大汗地忍受著身心不適的滋味,依稀暈眩的窒悶感也越來越為顯著。
筱君告訴自己:「沒關係,我可以忍受這一切,無論如何都會度過的……。」然後她乾脆地關掉電視,留下了背景的輕音樂。她想像著自己彷彿於大熱天中補充了清涼的水分般,提醒自己調整腹式呼吸的節奏,且抱著好奇心地詢問自己:「好吧,看看這悶慌的感覺,究竟要持續多久呢?」
筱君拿起筆,仔細地在記事本上描寫她所感受到的一切。右眼皮莫名地震顫,她沒再任由自己去揣度任何可能的不祥之兆。左側頭腦感到約略地發脹,她拍了拍它,裡頭還發出像是耳鳴似的嗡嗡悶響。心跳聲也如同湊熱鬧般,鼓脹地敲打著她的胸膛,而不得不奪取了她大半的注意力。腹部也開始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不過她想那應該是肚子餓的感覺。
在筱君書寫記下當下所有的感受之後,她繼續在記事本上對自己說:「我知道,我又開始焦慮起來了。而且,我知道自己真的很害怕這種感覺。」此刻奇妙的是,感覺,似乎也就不再如此地強烈了。
筱君Meta到自己甩了甩雙手之後,走進了浴室簡單地梳洗,並努力試著讓自己在化妝鏡前擠出一抹笑容。她為自己沖泡了一杯三合一咖啡,吃了塊餅乾,坐回書桌前,翻開許久前未看完的一本勵志書籍。同時,她也監測到自己的身心感受,似乎平靜了不少,隨著背景悠揚繚繞的樂音,略微顫抖的手指,翻到過去曾作了記號的一句話:「人最終總要學會好好與自己相處。」
這回,筱君依然哭成個淚人兒,不過她說那其中有一半是心疼自己的淚水,她有意識地要讓自己能夠好好地哭泣,那彷彿是生產前的陣痛般,需要經過澎湃的淚水洗禮之後,方且能夠重生。經過這個Meta的早晨之後,筱君突然領悟到,原來自己多麼不曾與自己好好相處,有多麼不曾好好地照顧自己。
或許,因為害怕失敗或失去,筱君一直畏懼著改變一籌莫展的現狀,也不敢認真地投入任何的人際關係。然後下意識地忽略了自我覺知的工夫,生活便一再地落入習慣性與重複性的生活之中,難以自拔。這便如同創立「正念減壓療法」(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的喬.卡巴金(Jon Kabat-Zinn)博士所形容的:「縱身於所忙碌的事務當中,很快地又回到不自覺的狀態,落入無知無覺的自動駕駛模式。」於是,心境也難能清明,甚至,積累了長期的疲憊與壓力,身心狀態也便失衡了。
筱君回想著過往那個總是愛笑的自己,面露微笑地說:「那才是我,我真的很想讓自己好起來。」我緩緩地點了點頭,驚豔著身型嬌小圓潤的筱君,內在著實醞釀著如此富足的能量。我彷彿在欣賞一件令人觸動的藝術作品般告訴她:「能夠聽到妳這麼說真好,要慢慢來呦,我們一同努力,讓自己過著有意識的Meta生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