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23日 星期四

蔡宏斌醫師:醫療急診過程,運用正念的幫助


醫療急診過程,運用正念的幫助

原作:蔡宏斌醫師 台大創傷部主治醫師、臺灣酒駕防制社會關懷協會理事/編輯:正念小編

感謝最近的「一日禁語正念體驗營」活動,讓我在當天晚上值班可以用上功夫。話說

在寶山醫院假日值班很少碰到一夜三次急救呼叫9595狀況,且發生在同一病房。我看某外科系病房值班的PGY(畢業後一般醫學)女醫師,不停地幫病人壓胸,幾個小時下來已臉色發白,碰上的都80多歲老人的突發緊急事件,現場集合全院廿多位值班住院醫師與intern(實習醫學生)。
因為當時我是唯一穿長袍可以坐鎮指揮的主治醫師,在確認急救盡力仍無法挽回時,負責與受驚的家屬溝通,讓無效醫療可以停止,也差遣現場醫護人員解散,讓家屬有最後陪伴長輩的空間,而該簽的不施行心肺復甦術(DNR)文件也完成,不再讓病人受苦。

在這三場的急救過程,剛好將正念體驗營的學習,直接應用,了解忙亂急救現場的所有人員位置、任務。當小小房間擠滿廿個人,許多很年輕醫師,指揮急救的領導者,帶著正念以清楚的指令節奏,一同跟執行團隊完成任務。

第一場:急救卅分鐘有救回來,解散時我聽一位實習醫師跟我說:「老師我好有成就感,雖然只會壓胸!」

第一次救回的病人,在廿分鐘後心臟又不跳,我們又被呼叫到現場繼續急救,經過10多分鐘病人仍無起色,我再次把醫護人員解散,以正念的方法整理思緒,最後代表病人主治醫師,和家屬會談不再繼續急救,並簽下DNR同意書,讓病人可以善終。

第三場急救發生在同一病房的另一位病人,我抵達現場時也是小小房間擠滿廿位年輕醫師,後來外科系總醫師確認已是主動脈瘤破裂,壓胸急救也無法挽回病人生命,忙了卅分鐘後,也由我代表安撫家屬。這時我用上老師教的「感恩祝福」方法與家屬互動,最後孫子願意放下,平順地讓病人好走,也安定大家的心。

以前我們在做急救的時候,都是比較重視技術面的事情,這一次加入正念的心法,在過程中多覺察到家屬的心情,適時給予說明與安慰,這真的是全新的體驗。

過程結束,我也在思考,在急救的日常裡,正念方法扮演的角色,對病患、家屬,以及對醫師與醫療團隊可以發揮什麼幫助呢。

寫下了這個三韻云:正念急救何所依? 融入生活應天機, 覺照人心親送煖, 行醫做人兩相宜!

(若您也是在醫療界服務,希望分享正念醫療的實務心得,歡迎來信:tw.mindfulness@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